网上百家乐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情人不转正:高官女人很妖娆

人03 男人都是牺牲女人成就自已

    03男人都是牺牲女人成就自已

    翌日,我把欢儿送去学校,欢儿见到老师问了一声好,惊的老师一脸惊奇。

    “欢儿会开口说话了?”老师一脸讶异。

    我笑道:“是的,老师,最近一段时间麻烦你了。”

    “夏小姐,你千万别这么说,昨天欢儿突然不见了,我都担心死了,后来你解释是被朋友带走,我才稍稍安心。”

    “昨天真不好意思,不过以后就算是谁来带欢儿,你都不能让人带走。”我特意的交待着。

    “你放心,不会的。”老师微微一笑。

    “欢儿,快进去,妈妈去上班了。”我转对欢儿道。

    “妈妈,再见。”欢儿朝我摆了摆手,然后走进园里。我看着欢儿与老师的身影消失在我视线里,才转身去上班。

    来到报社,大家的视线便放在我身上,这些眼光特别奇特,我猜到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我被盯的难以安立,带着笑意朝众人道。

    “你们今天怎么怪怪的眼神?”

    大家的视线突然光明正大的打探起来,其中有一位专栏的副编笑眯的问:“夏沫,听说你儿子昨天被劫了,而且你儿子是被市长夫人劫持的?”

    我顿时怔住,有些讶异的望着她,她怎么会知道的?难道摄影师已经说出来了?我带着疑问朝她笑道:“你哪儿来的错消息呀  !”

    “网络上有传呀!”

    我倒抽口冷气,血液停住流淌,手脚瞬间冰冷,但脸上我还是保持着自然之色,赶紧附上一抹难堪的笑意:“哪个网络?”

    “搜狐呀!”她笑道。

    我耸耸肩道:“都是胡说八道的,有公布出余芊芜劫持我儿子的照片?”

    “有。”

    我一听,脸色已是苍白了,吞吐的道:“我去看看先。”

    说罢,我摇晃着身体走到自已的位置上,快速的打开电脑,十分钟后,一组照片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有余芊芜拿着刀在欢儿跟前比恍的,有余芊芜拿着刀抵着我颈部的,有是余芊芜痛哭失声,有余芊芜撞高曜掉下楼的照片。这照片一出,已有几十万人阅看。

    我呆若木鸡的看着这组照片,究竟是谁照的,又是谁放上去的,对了,摄影师不是说有拍到照片吗?难道这照片是他放上去的?

    我顶着众人的异样的目光,走进肖雅办公室,走到她跟前紧张说:“肖雅,你开电脑,看看那组照片是否是摄影师给你看的那些照片。”

    肖雅有些吃惊,看着我的神色,好似已经闻出一丝不妥,于是赶紧打开电脑,我替她点开画面,肖雅双眼瞪的诺大。

    “是不是?”我急问。

    “是。”肖雅低冷道。

    “那摄影师怎么把这些照片放在网上了?他应该交给报社的。”我急切问道,因为我已经没法冷静了。

    “人家要放在网上,你也没办法,因为我当时没答应他要登报。”肖雅呆呆道,看的出肖雅也很受打击。

    我脑子一片空白,这样的照片一出,我与高曜的关系就彻底爆光了,怎么办?

    肖雅望了望我:“沫沫,别担心,现在你最主要是什么都不回应?”

    我喃喃道:“不回应的话会越传越疯。”

    “可是你要怎么回应?”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只觉的好乱。”我默默的摇摇头,神情慌乱。

    “这事你与问问高曜,你们的口风一定要一样,不然的话很容易穿邦。”肖雅支招。

    我抬眸望着她,难过道:“可他现在还在医院,我怎么联系到他?”

    “你打电话试试看。”肖雅道。

    此时也只能试试了,网上百家乐:我拿起肖雅办公室的电话,拨了高曜的号,响了两声,电话即被接起,随着传来高曜低沉的声音。

    “喂。”

    “你现在好点了吗?”我细声的问道。

    “好很多了,只是伤了脚。”高曜爽朗的笑了一声。

    “幸好下边有消防气垫,否则你就不只是脚伤了。”我嗔了一声道。

    “放心,我命大着呢?”高曜笑道。听着他的声音,我的心情依旧灰色。

    高曜似乎感受到我的沉默,于是问道:“怎么了?”

    “网上有欢儿及我被劫持的照片,现在报社的人都在盘问我与你之间的关系?我该怎么回答  。”我喃喃道。

    高曜突然也沉默了下去,我清楚,他需要考虑,毕竟他这么样特殊的身份,自然得方方面面顾及。

    良久他才道:“你就如实说。”

    他这让我更加惊讶,如实说,那就等于承认了与他的关系,质疑道:“如实说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你就如实承认是被余芊芜劫持了,至于原因就是余芊芜搞错对象,毕竟没有我们两相拥或暖昧的照片是不是?”高曜用低沉的声音解释着。

    原来他是这个意思,但是这种解释很牵强,有谁会相信这种说法。

    我蹙了蹙眉道:“可是这种说法,说不通,那些人那么精明,又怎么会相信这种说法呢?”

    “要不然就是承认你与我的关系?”高曜突然滞了滞道。

    我没听错吧!承认我与他的关系,他就不怕被指责么?那他的名誉就会受到严重的损伤,他不会连这个想不到?

    “你别开玩笑,我与你说正经的。”我想到的是他在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们藏的这么辛苦,不如就让事实公布天下。这样我们也就不用偷偷摸摸。”高曜的声音变的凝重。

    “难道你就不担心对你有严重的影响?”我问道。

    “声誉我早就不看重了,只要我的政绩好,能改善领市民的生活水平,那些个人的声誉一点也不重要。你没看到俄罗斯普京还不是与老婆离婚,娶个美娇妻,他一样过好。我还只是个小小的市长呢?”高曜自嘲一笑。

    “那是国情不同,你现在是在中国,中国的道德观是无法接受男人有妻子,还在外边找女人。到时你我都逃不过大家的讨伐。”就连我自已也无法接受男人有妻子还在外边有女人之事。

    自已都无法接受的事,又怎么能要求别人接受呢?

    “就知道你会这样想,好吧!我就告诉你我的想法。既然照片出来了,想必我再也不能像上次一样,把这些图片全部消失掉,大家也不会再相信。那么就承认你是我结婚前的旧情人,你我之间只是以前的事,至于余芊芜这样做,是因为她无法忍受丈夫的旧情人出现。”

    我顿了顿,脑中转了转,这样公布的话,我只是高曜的旧情人,欢儿亦也只是在高曜未知状态下出生,众人对于这样的事实,可能还会理智些。

    于是我道:“虽然说这样大家可能会信,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承着爆光了。”

    “爆光了就爆光了,我也不想再偷偷摸摸,余芊芜在这四年里出轨的证据我全部撑握在手,就算离婚也不会受到强烈的攻击,而且你这四年从未出现过,所以也不算有违道德观。”高曜条理清晰的分晰着。

    可是我听着他这样的话,心中突然对他有点失望,男人为了自已,可以牺牲掉身边的任何人,余芊芜也算是帮过他,但是最后竟然落到这种地步,我为她感到不平。

    我没有接话,高曜见我沉默,于是喊了喊:“夏沫,怎么了?”

    我吐了一口气,幽怨道:“你们男人都是狠心,为了自已,可以牺牲掉任何人。我担心以后我的下场比余芊芜还不如。”

    我的声音很冷,从而也拉开了我与他的距离。

    高曜沉冷道:“夏沫,就算是牺牲别人,我也不会再牺牲你。”

    “别对我说这些不存在的承诺,我不想听。当初你不是一样牺牲掉我么?”我语气突然尖锐了起来。

    “现在是现在。”高曜幽幽道。

    “但是人的性质永远也不会变,高曜我现在觉的你不是我能看透的人  。”我不知道刚才好好的,现在突然变成了这样。

    高曜那边突然沉寂了下来,但却能听到他叹息声,良久才道:“那你希望我怎么做。”

    高曜这么一问,真把我问倒了,我也不知道让他怎么做,事情已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但是我却为女人感到不平。

    女人为何一定要为了男人伤心难过呢?还要被男人伤的体无完肤,我真的无法理解,就如我,不也是受过伤害,此时我想就算没有男人,我也一样能过的好。

    于是对高曜道:“好,我们就承认之间是旧情人的关系,但往后我们还是少接触吧!你的家事,我真的不想再**去了。”

    “夏沫你怎么这么多变,这么别扭呢?”高曜似乎被我的话激怒了。

    可事实确是他的不对,他为何就不能认识到呢?

    我淡淡道:“这不是我多变,别扭,而是我对你们男人所作所为感到冷心,你们太让人冷心了。”

    “我这么做是为了能够给你一个家,给欢儿一个家。”高曜的口气已有压抑的迹象。

    就算是为了我,可我依旧没法高兴,我觉的自已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这样不是我想要的,我也无法安心过自已快乐的生活,如果我与他这样结合,想必生活也不会快乐,最后的结局也一定不会好。

    想到此处,我突然明白自已要的是什么?于是冷道:“高曜,就算你与余芊芜离婚了,我们在一起也不会快乐,除非你与余芊芜和平分手,她能够释怀一切。否则我们在别人痛苦之上在一起,生活一定不会好过。”

    我见过太多小三上位,原配过着孤苦的生活,但是小三上位后,也没有比原配过的好,或许这就是报应,有别人咀咒的婚姻,又怎么会好呢?我不想自已陷入这种麻团当中。

    高曜低吼一声:“可这种可能几乎为零。”

    “那我们暂时就先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吧!等待时间的验证。”我亦是叹了一声。

    只是我的话刚说完,高曜就挂掉了电话,嘟嘟声传进了我的耳中,我一脸无奈,他要生气就由他生气去吧!现在唯有把照片之事先平息下来,以后的事以后再做打算吧!

    我放下电话,一旁的肖雅脸上泛起了笑意,我知道她在笑什么?

    接着她讽刺的话响起:“沫沫,我发现你变的越来越伟大了。”

    我怔怔的望着她:“不是伟大,而是我的良心不准许我这样做。”

    “你呀!别把男人想的太好,男人就是牺牲女人,成就自已的。这话你得给我记好了。”肖雅挑挑眉道。

    是呀!男人就是牺牲女人成就自已,想想高曜现今,还不是一样,当初利用余芊芜,他成功走到这地位,可功成名就后,就是要对付余芊芜了。这样的男人,我又怎么能够把自已放心交给他呢?

    想到这儿,我又有一个担心跌上心头。

    “肖雅,如果我承认了是高曜结婚前的旧情人,那欢儿的身份就会爆光,那对欢儿会造成多大影响?”我紧张道。

    “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最近只能将欢儿好好保护,等这段风头过后,自然就会没事的。”肖雅安慰道。

    肖雅的话在理,可今也是没有办法中的一个办法了,只是没想到摄影师竟然做出这种事,看来身边的人随时还是要防着的。

    “那我先出去了。”我滞了滞道。

    “嗯,至于摄影师的事,我会与他交流,问他为何要这样做。”肖雅道。

    我朝她点了点头,现今就算是我怪摄影师,也济于事,反而会让他产生一种敌对的情绪,爆出更多不必要的麻烦。</DIV>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