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百家乐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一吻成瘾,女人你好甜!

第035章:大结局篇(轩辕矅篇完)

    “你怎么在这里?”轩辕矅微微拧眉。

    对这几个孩子,他不讨厌,但是也不亲近。

    “我,我找妈妈。”哇,爸爸好凶,轩辕龙一被他的脸色吓到,一时好想哭啊。

    她眼里含泪的样子,跟李丹琪有些像,轩辕矅莫名的烦燥:“不许哭。”

    “……”李丹琪不说话,只是用那种很委屈的眼神看着他。两滴泪挂在那里,似乎马上就要落下一样。

    轩辕矅想赶她出去,看到她的样子莫名的有些不忍心。

    “你妈妈等一下就回来了。”

    刚才打过电话,李丹琪今天有社团活动,晚点才回来。

    而他为了快点回来,把原来需要十天的行程压缩到了五天,此时已经是困得不行。

    算了,留这个小鬼在这里好了。

    “我要睡觉,你不许吵。”

    伸出手一圈,将那个小身影圈入自己的怀里。然后又继续睡了。

    小唯一拼命的扭动了几体,不过怎么也动不了。

    噘着嘴正要哭,却想起爸爸好像很讨厌她哭  。眼泪又停下,有些不情愿的噘着嘴,瞪着轩辕矅。

    瞪了一会儿,她又偏过头去,一脸好奇地看看爸爸的睡脸。

    嗯。爸爸好帅。还有,爸爸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还有,爸爸今天没有发脾气诶。

    虽然刚才爸爸有点凶,不过,不过这是爸爸第一次抱她睡觉诶。

    好吧,她不生爸爸的气了。

    轩辕唯一想明白了,也不气了,伸出手捏了捏爸爸的脸。发现爸爸没有醒,也没有发脾气。

    嗯。爸爸真帅。比她看过的所有的爸爸都帅。

    看了一会,她也开始觉得好困。

    小脸在爸爸的胸膛上蹭了蹭。小唯一就那样睡着了。

    当李丹琪回到家,看到的就是眼前这样的一幕。

    小唯一睡在轩辕矅的怀里,父女两惊人相似的脸同样透着安静与祥和。

    小唯一的小手紧紧的抓着盖在轩辕矅胸前的被子,小脸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

    李丹琪的心,突然就软了。

    她刚刚参加了学校社团活动回来,看到这样的场景,想也不想的举起相机,将这一幕拍了进去。

    虽然轩辕矅经常对小唯一不耐烦,不过她知道,这个家伙,就是嘴上不说,其实很爱女儿。

    好吧。就这样吧。

    也许她还没有原谅这个男人的欺骗跟伤害。

    也许她至今不能释怀父母的死。

    不过,这几年他的表现,让她慢慢不再纠结那些问题了。

    她没有去接触龙堂的最高机密,也不想知道。

    不过在那种情况下,有些选择,也似乎是无可奈何吧。

    她一直没有松口,也不曾说过原谅。

    他也不需要她的原谅。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就连说爱,也是那样的嚣张。又那样的傲骄。

    就这样跟他生活一辈子,似乎也不错。

    有他,有女儿。虽然他从事的职业跟一般人不一样,可是这些日子,她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她对龙堂所知甚少,也不关心。

    不过她相信他说的,能护她母女周全。

    这样,就好了吧。

    用最快的速度洗了一个澡,然后在女儿身边躺在。拿起手机对着三个人拍下了唯一一张一口之家的合照。

    唇角上扬,笑得灿烂。

    她是真的觉得,很幸福。而且相信这样的幸福,会一直持续下去。

    早上。轩辕矅的生物钟依然准时的叫醒了他。

    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睡床上的另外两个人。

    一大一小。睡容甜美而安宁。

    侧着脸看着眼前的母女,轩辕矅突然觉得,这个小鬼,好像没那么讨厌了。

    尤其是她小小的脸,偎着李丹琪,纷嫩的脸透着健康的红色,看起来还是很可爱的。

    好吧  。小心的越过女儿的小身体,他开始亲吻起了还在睡梦中的李丹琪。

    分别几天,此时分外的想念。

    他已经有些,等不及了。

    亲吻。

    爱|抚。

    挑|逗。

    各种前|戏。

    眼看马上就要进入正题。床上那个小baby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爸爸。你在做什么?”

    轩辕矅一腔热血就这样冷了下去,冷冷的扯过睡衣遮住自己的身体,瞪了那张小脸一眼。、

    他收回原来的话,这个女儿,一点也不可爱。

    非常不可爱。

    ………………………………………………………………

    轩辕龙一

    三岁的时候,轩辕龙一已经开始接受训练了。

    这一天训练的时候,他看到了轩辕矅。

    对轩辕矅,他又敬又怕。

    内心总是有一种冲动,让他多亲近一下轩辕矅。

    可是每次看到轩辕矅的脸,又觉得有些敬畏。

    这个男人,在他的心里就像是天神一样。

    “义父。”轩辕龙一走到轩辕矅的面前:“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

    小心的语调,试探的话,隐隐透着几分讨好。这种心情,实在是复杂。

    “不错。”其实很好了,不过轩辕矅从来都是吝啬夸奖的人:“下次继续努力。”

    “哦。”小轩辕龙一的脸有些垮下,不过很快又打起精神来了。义父说他不错,那就是不错了吧。

    “义父,我明天一定会更努力的。”

    “嗯。”轩辕矅面无表情,他所有的柔情,只给了那个叫做李丹琪的女人,至于其它人。他无能为力。

    “义父。”轩辕龙一本来应该走的,不过他有些害怕:“你知道我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吗?”

    轩辕矅一挑眉,第一次认真地看自己这个儿子:“龙堂不好?”

    “不是。”怕轩辕矅以为自己不喜欢龙堂,他赶紧解释:“我只是好奇,陈义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我没有。”

    陈义是他家保镖的儿子,今年六岁。时常跟他一起练功。

    轩辕矅眯了眯眼睛,直直的盯着轩辕龙一。

    盯得轩辕龙一小小的身体几乎要颤抖起来,他终于开口了:“以后,不许再问。”

    轩辕龙一咬牙,小小的脸上期盼全部消失。

    “记住你的责任。”

    轩辕矅的话,让轩辕龙一的脸色恢复了平静:“是,义父,我知道了。”

    “嗯。去吧。”

    轩辕龙一松了口气,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继续训练去了。

    从此再没有问过,关于自己父母的问题。

    那小小的落寞的身影,让轩辕矅嘴唇动了动,想到了在另一个家里的唯一——

    单纯,天真,不谙世事  。

    再一次蹙眉。

    那样的女儿,一个就够了。

    轩辕龙一有他的责任。

    这是他不能逃避的。

    他冷血吗?

    或许吧。不过每一代龙堂的继承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轩辕龙一,也不能例外。

    轩辕凤西

    轩辕凤西从小就对各种药,各种毒感兴趣。

    轩辕矅专门弄了个小院子,让她研究各种药品,毒|品。

    这一天,轩辕凤西研究出一种药,吃了会让人忘记过去所有的事情。

    才十一岁的她,拿着这个药给堂里一个下属吃,结果那个下属吃完了之后,把自己老婆都忘记了。

    而这个下属的老婆也是在龙堂工作的。顿时不干了,找到了轩辕矅作主。

    轩辕矅于是把轩辕凤西找来。

    “下次,不许再用堂里的人试药。”

    “哦。”轩辕凤西点头,不过心里却不认为自己有错,为了转移话题,她问轩辕矅:“义父,为什么我没有义母?”

    义母?

    轩辕矅的嘴角抽了抽:“你问这个做什么?”

    “呃。不是啊,那个阿东的老婆不是说了吗?男人女人都是要在一起的啊。这么多年我也没看你带过女人回家,阿东老婆说,这样不好。”

    轩辕矅眯起眼睛:“谁准你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下次不许再跟那些结了婚的女人混在一起。”

    轩辕凤西很不满。

    这话又不是她说的,是堂里的兄弟说的啊。

    不是说男人不可以憋的吗?不然对身体不好?

    义父这么年轻,又不找女人:“义父?难道你是gay?”

    “轩辕凤西——”轩辕矅怒了:“你再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就把你关暗房,不。我就把你种的那些鬼东西全部都一把火烧了。”

    “义父不要啊。”

    轩辕凤西大叫救命,趁着轩辕矅没发作之前快速的逃走了。

    留下轩辕矅看着这个女儿的背影有些无奈。

    义母?

    他突然想起来。他好像一直没有娶李丹琪——

    关于求婚

    想明白的轩辕矅,在离开龙堂总部之后,一个冲动就买了鲜花。钻戒。然后打算求婚。

    只是坐在车上的时候,轩辕矅怎么看那束花怎么不顺眼。

    他。堂堂龙堂的家主,竟然要向一个女人求婚?

    怎么想怎么觉得怪异。

    想将那花跟钻戒都扔了,不过最后却是没有。

    一路回到家,拿着钻戒跟鲜花去了李丹琪的房间。

    她有一个自己的暗房,专门用来洗相片的  。

    轩辕矅回家的时候,李丹琪刚好从暗房出来。

    看到他手上的花,她突然有些不解。

    “轩辕矅?”他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吧?

    轩辕矅看着她一脸吓到的样子,那一句你要不要嫁给我就是没有说出口。

    之前想好的求婚的话在心里转了一圈,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轩辕矅内心尴尬莫名,最后将鲜花跟钻戒都往李丹琪手上一塞。

    “我们结婚吧。”

    结婚?

    李丹琪看着手上的鲜花,不是没想过要嫁给轩辕矅。

    可是一方面,她自己那关过不了。跟他在一起生活是一回事,可是之前的父母之仇是另一回事。

    她私心想这样一辈子。

    又怨轩辕矅,把她困在这里,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娶她。

    心里也明白,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娶一个女人?

    时间久了,想嫁给他的心,也谈了。

    宅子里的人都叫她夫人,偶尔跟轩辕矅一起出去,大家都是叫她家主夫人。

    她倒是没有想过,到底要不要结婚。

    却没有想到,在跟着轩辕矅十多年之后,第一次得到他的求婚——

    如果这个也算未婚的话。

    李丹琪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看着手上那一束花,又看看那个钻戒。

    答应他吗?

    轩辕矅却不给她机会。冷声开口:“我才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反正,反正你这辈子也只能嫁给我。”

    得。这个家伙的嚣张霸道,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掉的。

    李丹琪也不指望轩辕矅能做出什么单膝跪地,然后浪漫求婚的事情来。

    不过他那隐隐红透的耳要是怎么回事?

    还有四处油走就是不敢看她的眼神。

    心里有了捉弄轩辕矅的心思,李丹琪将花跟钻戒放到一边。

    “怎么好好的想起来向我求婚?”

    “谁,谁向你求婚了?”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轩辕矅堂主,终于不淡定了。

    “我是通知你,我决定了,我们要结婚。”

    还嘴硬。我让你嘴硬。

    李丹琪心里恨得不行,脸上越是笑得越发的灿烂。

    “既然是这样,那不用了。”

    “什么?”轩辕矅呆住。

    “我不想嫁给你诶。”李丹琪吐了吐舌头,网上百家乐:她现在胆子可比以前大多了:“我觉得这样也很好,至少可以跟别人说,我是单身——”

    轩辕矅的脸黑了:“单身?你用单身等谁?跟谁在一起?”

    “不知道啊。”李丹琪耸肩:“上次去马尔代夫遇到的那个导游就不错。还有——”

    别看李丹琪现在已经三十出头了,但是因为东方人本来就显小,走出去人家经常以为她才二十几岁  。

    一点也看不出生了孩子。

    而她身为一个摄影师,没事自然是背着相机到处跑。

    自然也不缺认识男人的机会。

    不过,她的自得很快就被轩辕矅打破了。

    他抱起她,重重的将她扔在床上:“敢说其它男人不错,女人,你死定了。”

    “难道不是?”李丹琪故意挑衅:“说起来,我一成年就跟你在一起了,都没有机会跟其它男人发展一下——”

    “啊——”

    最后的声音,化为一声尖叫。

    然后轩辕矅用行动证明,她的行为,是在老虎嘴上拔毛。

    在床上躺了三天之后,李丹琪终于有体力下床了。

    而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那枚戒指,眼里充满了笑意。

    想了想,将那枚戒指套在了手上。

    大小刚好呢。

    这样,就很好了。

    李丹琪笑了,将脸埋进自己的手心,突然觉得人生这样,就完满了。

    之后的轩辕矅,再没有提那天求婚的事情。

    不过在看到李丹琪戴着他给的戒指时,嘴角还是忍不住的上扬。

    就这样吧。至于婚礼,以后再说——

    ……………………………………………………………………………………

    轩辕唯一

    轩辕唯一上大学了。

    她的人生,完全是按照正常人的轨迹走的。

    小学,中学,大学。认真念书,有几个知交好友,三五闺蜜。

    今年她十七岁了。在麻省理工上大一。

    轩辕唯一一直知道自己的父亲跟其它人的父亲好像有些不一样。

    这个父亲,总是很忙。

    还有,他很少像其它父亲一样对她这个女儿很亲近。

    尤其是在她缠着母亲的时候,甚至还会有些不满的瞪她。

    轩辕唯一小时候会故意缠着李丹琪讨她欢心。

    不过时间久了,她就放弃了。

    倒不是说她长大了,而是她发现了一件事情。

    父亲是一个非常冷情的人。

    表面上看,对谁都是一样的。淡淡的笑,一脸的漫不经心。

    可是这个世界上,能让他上心的。只有母亲一个。

    就算她付出了自己身为女儿的关爱,轩辕矅也没有过多的反应。

    他始终是淡淡的,没有一点情绪起伏的样子。

    哪怕她表现得再好。成绩再高,他也只有两个字:不错。而已。

    她终于认识到了,能让父亲有情绪反应的,只有母亲一个。

    就这一点来说,父亲无疑是可怜的  。

    因为他只有母亲。

    想明白的轩辕唯一,就不再缠着父亲了,也不再缠着母亲了。

    十八岁生日这天,母亲为她煮长寿面庆祝。

    轩辕矅却突然说,自己要提前退休了。退休以后,打算带着母亲去世界各地旅行,让母亲可以拍遍所有她想拍的风景。

    对这个提议,轩辕唯一不明白意味着什么,不过她表示很高兴。

    她已经上大学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不再需要父母了。

    不过李丹琪,却对这件事情持怀疑态度。

    李丹琪清楚龙堂意味着什么。更明白轩辕矅背负的责任。

    怎么可能这样容易就退休?

    “放心吧,我说我要退休,就是要退休。最多再过一年。”

    这些年他忙,她也忙。到处走,拍照,她拍的很多照片,都上了国家地理杂志。

    她也被评为了全美最有魅力,视角最独特的十大摄影师之一。

    因为她当年的要求,他从来没有阻止她前进的脚步。

    在某些方面,甚至称得上是纵容。

    他一直知道,她每次出去都希望他陪着一起。

    可是他只能偶尔陪着她。

    毕竟龙堂确实需要他。

    不过现在不同了。那个年轻人。

    唐亦琛——

    他倒是真的没想到,他还会有另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比轩辕龙一更加稳重,做事老成。绝对是最适合的接班人。

    有一年的时间,足够他布局让唐亦琛接手了。

    而他已经在这样做了。

    李丹琪不知道轩辕矅哪来的笃定。

    不过只要是他做的决定,她都不会反对。

    就算再过一年,他不能退休,也没什么关系。

    他们这样,其实已经很好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真的能过这样的生活。

    轩辕矅真的守护住了她。而且,也做到了自己的承诺。

    他从来没有让她沾龙堂的事情,甚至她一点也不知道。

    可是这么多年,她也没有遇到过一点麻烦。

    包括女儿也是。

    女儿以为轩辕矅是做生意的。

    她跟女儿,像是所有的平凡人一样。过着最平凡的生活。

    对这个结果,她已经很感恩了。

    如果还有其它,那就是上天的恩赐了。

    不过她真的不知道,轩辕矅说的是真的。

    一年不到的时间,他真的当了甩手掌柜。

    把所有的事情都扔下,带着她上山下海到处拍风景  。

    而李丹琪很久很久以后才知道。

    轩辕矅,还有另一个儿子。

    可是那是在遇到她之前的事情,跟他闹过几天情绪之后,她就淡然了。

    这么多年的恩爱,已经让她很感激上天了。

    至少轩辕矅的心,一直在他这里。

    而现在,为了让那个儿子继承龙堂,没有负担过一天父亲责任的轩辕矅又设计了自己的儿子。

    虽然她不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她也知道,如果她是那个孩子,她肯定是会非常不甘心的。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哪怕轩辕矅负尽天下人,她也是不能阻止的。

    因为对她,轩辕矅是真的用了真心的。

    只能对不起那个孩子了。

    李丹琪这样想,曾经让阿龙悄悄给一张轩辕矅另一个孩子的照片给自己。

    不过不知道轩辕矅从哪里知道了。相当大方的把唐亦琛的资料给她看。

    告诉他,龙堂本来就是唐亦琛一直想得到的,他不过是提前成全他的心思罢了。

    看到李丹琪满脸不赞同,他加了一句:“或者,你觉得让唯一继承会更好一些?”

    “不要。”

    唯一很快乐。在大学里,像所有的女生那样学习,谈恋爱,以后会找一个男人结婚,生孩子。

    她不要唯一跟龙堂有关系。

    李丹琪承认,她是一个自私的母亲。

    就算知道对不起唐亦琛,可是唯一是她唯一的女儿。

    她不可能,也绝对不会同意让唯一去继承龙堂的。

    就这样吧。

    她甚至要感谢,感谢那个女人生下了轩辕矅的儿子。

    这样,她的女儿可以继承过正常人的生活。

    ………………

    唐紫柔

    很久之后的有一天,轩辕矅带着李丹琪去了瑞士的一个小镇拍风景。

    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一个中年女人。

    那个女人看唐亦琛的目光,已经波澜不惊,无悲无喜。

    跟他错身而过的时候,挽紧了身边那位男士的手。

    轩辕矅盯着对方半晌,唇角微微上扬。

    “那个女人是谁?”

    “唐亦琛的母亲。”轩辕矅看着唐紫柔勾着那个中年男人的手臂离开。

    那个男人看起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这样的话,唐亦琛对他的恨,应该会少很多吧?

    “长得真漂亮,你真的不喜欢她吗?”

    李丹琪的眼里流露出惊艳,那个女人真的很不一样啊。

    “不喜欢。”轩辕矅的声音很平静  。

    “咳。我不会吃醋的,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你要是喜欢她,我也可以理解。”

    “你可以理解?”

    轩辕矅眯起了眼睛:“你的意思是,你丝毫不在意我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我——”

    糟了,她好像说错话了。

    果然,今天本来说好要拍风景的李丹琪,被轩辕矅抓回房间去好好“教训”一下了。

    风景——

    自然只能改天再拍了。

    而意外遇到轩辕矅的唐紫柔,发现内心竟然不再有一点的情绪起伏。

    那些过往,为这个男人付出的疯狂。似乎就这样谈了。都过去了。

    那个女人,长得不算艳丽,却有自己的味道。看得出来,年纪也不轻了。

    这么多年,外面一直没有得到过丝毫这个女人的消息,可见轩辕矅把她保护得多好。

    她以为自己会嫉妒的,不过却没有。

    转过脸,看着中年男人完美的侧脸,她突然笑了。

    有些事情,真的可以放下了。也过去了。

    一切,就这样吧。

    从今天开始,她也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

    为了她爱的,也爱她的人。

    (此篇完)

    ……………………………………………………

    一章,六千字。

    轩辕矅番外到这里就完结了。

    算是完美的结局吧。有一些许的不完美,但是,我觉得。就这样最好。

    轩辕龙一跟轩辕凤西就算有唐亦琛继承龙堂,也还有自己的责任。

    我觉得这没什么好说的。

    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责任。

    家族的责任也是一种责任。

    另外。雷思帆的番外,暂时不打算写。

    最近心月很累。其实知道的亲就会明白,心月好几年都没有休息过了。

    一直是一个接一个的文开出来。

    我真的需要好好放松一下,充一下电了。

    新文的坑已经开出来了。

    染指前妻,老公太野蛮

    欢迎大家跳坑。相信偶的坑品,一定不会是坑。

    记得每天投推荐票哦。谢谢大家。

    再次感谢大家每天的鞭策,支持,各种爱护,让月妈一路坚持了这么久。

    只要有你们在,我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短暂的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

    我在下一个故事里等你们。谢谢。希望到时候你们依然不离不弃。

    我爱你们!!!!!!!</DIV>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