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百家乐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腾龙神剑

目录 【第004章 四年之后】

    清晨。太玄剑观。

    此时,偌大的太玄广场之上已是人声鼎沸,声势浩然。太玄剑观各个分堂的弟子都在做晨课,专注地修炼。旭日升起之时,乃是一天当中自然灵气最纯洁充沛的时候,所以每个弟子都不懈怠。全部都盘腿坐在地上,闭目调息。

    有道是‘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也是太玄剑观训练弟子的理念。

    放眼望去,太玄广场上是白茫茫的一片。所有弟子都穿着白色的衣服。太玄剑观一共有五个分堂,分别是:白金堂、青木堂、黑水堂、赤火堂和黄土堂。每个弟子的衣服胸前都绣有一个‘剑’的图案,分别以五种颜色绣上代表五个分堂。自然只有疯道人和林云腾两个人的‘全修堂’是不在其内。所谓六大分堂,那只不过是疯道人自诩的罢了。

    林云腾坐在远处的一棵大松树的大树丫上,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双眼眨也不眨一下,聚精会神望着广场上的众人练功。

    良久,无奈地叹了叹气,冲着肩膀上的‘月白’鸟儿苦笑一番,喃喃自语:“月白,你说我真的是废五行体么?既然如此,可小时候,娘亲为什么说腾儿以后能成为一名出色的剑帝呢?难道娘亲只是哄腾儿开心的么?”

    月白‘汩汩’叫了几声,又摇了摇它那小脑袋。

    “呵呵~~月白,你真是我的好兄弟,也只有你才坚持认为我是可塑之才了。唉!师父每天都只叫我烧火、挑水、砍柴、种菜、铸剑,也不知道这种日子要继续到什么时候呢?”

    林云腾嘴唇上下挪动,嘴里的狗尾巴草不停跳跃着。

    转眼间,他拜入‘全修堂’已有四年时间了。可是每天的生活都非常的单调乏味,每天都是累得像狗一样,到了晚上,倒头便睡着了。师父好像也没打算教自己什么功夫或者修炼内功的心法。

    不过,师父那特制的药水擦拭在肌肤上,倒是蛮舒服惬意的。

    曾有几次。林云腾问师父关于那‘腾龙神剑’地事情。师父地回答总是千篇一律:“那只是师父无聊时乱编地一个故事而已。徒儿莫要当真。”

    但是。林云腾并不相信。因为他看见《疯道人铸剑秘籍》扉页上地那柄绘画着地宝剑时。身上内总是会有一种奇异地感觉。就连月白见了。也是会浑身发抖。也许月白只是害怕那条栩栩如生地龙吧?

    这四年时间。虽然他没有学到什么剑法。但是整个身子骨却是壮了好多。其间。他也曾偷偷地去拜访过‘赤火堂’和‘黑水堂’地首座。想试一试是否有希望拜入其中任何一个剑脉。

    但是。全都被回绝了。因为他地五行体实在是低劣了些。

    按照太玄剑观历来地标准来看。若是一个弟子地五行体是‘七火三木’地相生五行体质。假如修炼一百年。大概会有八十年地火属性修为。然而。林云腾却是‘三火三水二木一土一金’地变异五行体。也就是说。他同样修炼一百年。只有不到三十年地火属性修为。这还是在考虑他五行灵力感应合格地前提下。

    最关键地是。单属性修为值达不到最少六十年修为地话。就永远都没有希望结成‘剑丹’。而人地寿命是有限地。也就区区百年。若是在百年之内结不成‘剑丹’。肉身早已灰飞烟灭了。

    当知道这些的时候,林云腾一度很沮丧,自暴自弃。可是,每次看到‘青木堂’李思绮师妹的笑容,他所有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此刻,他之所以坐在大松树树丫上,就是远远地注视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李思绮师妹的时候,他郁闷的心情就会一扫而空,立刻晴空万里。

    眼下,太玄广场上所有弟子的晨课已经做完,各自散开了。

    “咻!”

    林云腾矫健地从树丫上直接跳了下来。虽然不能修炼剑法,但四年多时间的打杂生涯,他的身手还是很灵活自如的。虽只有十二岁,但长得却挺结实了。

    正这时,一个扎着一条乌黑长辫子的女孩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见底,没有丝毫的杂质。就像天山的雪莲一样,出尘脱俗。

    “云腾师兄。”那女孩甜甜地叫了一下。

    “哦~~是思绮师妹呀。呵呵~~”林云腾挠了挠后脑勺,傻呵呵笑着。每次见到李思绮,他总是一个劲的傻笑。

    “给!这是我给你编织的蟋蟀笼子。”林云腾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用狗尾巴草编织的笼子。

    李思绮欣喜地接过笼子,嘻嘻一笑,“真是太谢谢云腾师兄了。”双眼柔柔地望着林云腾。李思绮也是特喜欢跟林云腾这个师兄在一起,觉得他很单纯很自然。

    林云腾刚想开口说点什么。突然从背后传来一声酸溜溜的嘲笑声。

    “哎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鼎鼎大名‘全修堂’大弟子林云腾啊?”

    来者不善!

    瞬间,一个满脸麻子的高壮少年已经出现在林云腾的面前,衣服胸前绣着一柄白金色小剑图案,其身后还跟着三个跟班,全然一副狐假虎威的派头。

    林云腾知道这高壮少年叫莫少武,乃是一大户人家子弟。四年前,报名时排在他身后的正是此人。林云腾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候所受到的嘲弄。

    四目交接,挑衅的电芒猛撞。

    那高壮少年忽然上前一步推了林云腾左肩一下,傲然道:“怎么?不服气?不服气就单挑啊。哼!癞蛤蟆一个,还想吃天鹅肉?”

    这话虽然是嘲笑林云腾,但从那高壮少年的口里说出来,却是十足的冒着酸味。显然是他喜欢李思绮,却又得不到,所以恼羞成怒找林云腾的麻烦了。

    那倒也是。想他堂堂‘白金堂’最具潜力的弟子,拜入太玄剑观虽才短短四年时间,可已经达到‘剑修’七段水平了。再突破两段,马上就进入‘剑师’一段了,到那时便可以执行‘初级任务’了。

    执行初级任务,那可是代表着走上了真正的‘剑道’之路,是成功的象征。在整个腾龙大陆上,都是会受到众人敬仰的。

    但是,他在情场上却是屡屡失手,总是不得意。

    “哼!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林云腾却也并不畏惧,轻哼一声,鄙夷道。

    “臭小子,你很跳啊。弟兄们,给我上~~”莫少武一声厉喝,右手顺势往前一指,随即自己闪到一旁,让三个跟班替自己顶了上去。

    林云腾不慌不忙,身形一晃,躲过一个蛮牛的正面撞击,瞬间回转身来,朝其屁股上重重踢了一脚。

    “哎唷~~”那蛮牛扑了个狗吃屎,狼狈不堪地爬起来。

    另两个见识不妙,立刻对林云腾展开围攻。

    正晨课刚散会的时候,此时人越来越多,里外各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哪怕是一只蚂蚁也休想逃出去了。

    莫少武朝林云腾鄙夷了一眼,抽了下鼻子,冲着李思绮大献殷勤。可无论他如何花言巧语,李思绮全然不为所动。

    “云腾师兄,小心!”李思绮惊叫一声。

    此刻,莫少武刚在李思绮那里吃了闭门羹,正心情极度不爽,眼见自己三个跟班像被林云腾耍猴一般。喝吗一声“窝囊废,老子自己动手。”

    声音到,人影至。

    猛力飞起一脚踢向林云腾的小腿。

    “砰!”

    两个实力相差实在是过于悬殊了。林云腾还未反应过来,已然扑倒在地。月白见自己的小主人被欺压在地上,一个俯冲向莫少武的眼睛啄去。

    “狗东西!”莫少武尖声一喝,猛然一拳挥出,砸向月白。

    “砰!”

    下一刻,月白已在地上挣扎了。

    林云腾见月白受伤了,猛然腾身而起,扑向莫少武,大吼一声:“莫麻子,敢打月白,我跟你拼啦~~”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目录页(Enter);
双击阅读区自动滚屏,再次单击阅读区取消滚屏。